数字乡村发展规划背后的核心逻辑
来源: | 作者:和君高级咨询师 常素恒 | 发布时间: 2021-03-29 | 63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在“双循环”和“大循环”背景下,数字化转型升级的重心正在逐步下沉,已经渗透到每一角落。数字乡村作为数字中国与乡村振兴的战略叠加,其宝贵机遇和抓手作用不容忽视。但长久以来农业经济的政策性却带来了转型的新颖性和复杂性。数字乡村发展规划亟需统筹设计,重中之重就是如何树立愿景、建立思路、确立路径。


一、发展愿景要能“赋予使命”


迄今为止,已有22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发布了数字乡村实施方案,无一例外以“选定试点,全面推广”的方式,寻找最符合本地特色的建设理念与模式。可以看出,全国范围内从上至下均处于“边试点、边总结、边推广”的探索阶段。


同时,数字乡村发展规划覆盖面广,建设周期长,是一项系统性工程,需要综合考虑诸多问题,而首当其冲的就是树立愿景,这关乎资金投入、政策倾斜和组织保障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数字乡村发展愿景要先设定3个维度的前提,分别是时间跨度有多长、产业覆盖有多宽、目标设定有多高。愿景的具体表述绝非建立空中楼阁,必须符合当地党政主要领导的期许,既要赋予使命又能接上地气,还须经得起推敲。比如,陕西省杨凌示范区在“十四五”时期,聚焦数字农业,将发展愿景定位为“打造特色现代农业创新高地”。


二、发展思路需要“独具特色”


任何发展规划都有“道”、“法”、“术”、“招”4个层面,如果说发展愿景是“道”,发展思路就是实实在在的“法”,“术”和“招”自然就对应于实施路径和具体措施了。“道法自然”是需要桥梁的,这个桥梁有3块基石,就是形势分析、现状分析和对标分析,分析的透、思考的深、对比的准,融合的好,才会独具特色,更可以在下一阶段“以道御术”。


建立发展思路需要大量使用“农业区位论”、“产业结构优化理论”、“第一性原理”等理论、工具、模型和算法,是一个不断试错敏捷调整的过程,思路到措施的导入也要做到“轻巧切入,逐步铺开,重点突破”。比如,作为国家级数字乡村试点,广东省阳江市阳西县将“打牌子、派班子、出票子、闯路子、分果子”应用到发展思路,一目了然,非常具有指导性。


三、实施路径必须“兼容并包”


从国家建设数字乡村的总体要求到广东、浙江、重庆等省市的试点方案,重点任务皆可以集中归纳为“加速新型基建、发展数字农业、促进产业融合、推动科学决策、创新治理模式”5大方向。这就需要地方政府制定好实施路径,路径的确立既可以进一步明确任务措施,更为核心的优势是清晰政府的角色定位。


根据5大方向,实施路径的选择要相应平衡好5种关系,分别是基础建设方面资金投入与发展需求之间的关系,数字农业方面政策引导与市场配置之间的关系,产业融合方面重点培育与内生发展之间的关系,科学决策方面精准管控与转型升级之间的关系,治理模式方面资源共享与实际应用之间的关系。同时,实施路径的确立,也要兼顾好长期发展的制约因素,因地、因时、因势而异,这非常考验规划编制者宏观研判和总体把控的智慧。


根据美好愿景倒推阶段性目标,基于发展思路形成一整套工作机制,根据实施路径确定重点任务,逐步引导数字乡村落地建成。同时,为了防止推进过程中发生目标偏离,和君咨询团队在不断沉淀项目经验的基础上,首创开发了数字乡村发展建设综合指标评价体系,及时评估成果,为发展规划的精准落地提供指南针和修正仪。


联系我们

扫一扫

关注我们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北苑路86号院E区213栋

邮编:1007551

联系电话:0755-84108866(总机)

业务咨询:400-093-2688(免话费直拨)